分卷阅读32

沉默了,虽然他平常也是沉默的,但此时好像不同,为什么突然就沉默了呢?珑枫想。

虾米虾虎师父也没教过会遇到这种情况,爱人突然莫名其妙的沉默了,应该怎么应对?

珑枫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将这个难题扔给了制造它的人。

珑枫问南皓:"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南皓并不是一个沉闷,喜欢将事憋在心里的人,至少在珑枫面前不会这样。

"糕点多做些,我值班时候吃。""

"嗷~"珑枫一抬胳膊搭在南皓肩膀上,"肯定的。""

…………

珑枫和南皓换上普通的衣服,混迹在人群之中。

"要直接去拢雾山吗?"南皓询问。

珑枫看了看四周,"不,"他摇了摇头,"我们现在山里的村里走走吧,我想实地看看人们的需水情况。""

"好。""

眼前这座村庄叫刘家村,顾名思义,除去嫁过来的媳妇儿,全村人都姓刘姓。刘家村是丰收镇地界中,最大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要去镇上需要翻过两座不高的山头,在这个地界,算是典型村庄。

凡是来丰收镇视察情况,刘家村都是必去之地。

两人过山时候正巧有去镇上换物品的一队人,翻山回来。

珑枫和南皓便加入队伍,跟着队伍到了刘家村。通过在路上的攀谈,珑枫知道领队的人叫刘顺,早年在边疆打仗,七年前因伤退伍,和妻子回老家生活,现在是刘家村的村长。

刘顺是村长,村里来了客人理应是由刘顺接待,刘顺用扁担挑上从镇上带回来的东西,领着珑枫和南皓到了自己家。

刘顺家是个医馆,家人就住在医馆后面,刘顺回来时候,医馆还有病人在看病。

刘顺指着坐在堂中给病人看病的一名男子介绍,"这位是我丈夫,刘荷。""

刘荷起身向客人们点头致意,转过身给病人抓药。

送走病人后,刘顺又给刘荷介绍了珑枫和南皓。

刘荷知道刘顺今天回来,早早就坐好了饭,请珑枫和南皓一起吃。

饭后,刘顺将人带到客房,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去帮刘荷刷碗去了。从半开的窗户,珑枫看见刘顺和刘荷一边洗碗一边有说有笑的样子。看得珑枫一脸羡慕。

珑枫想,他和南皓以后也就是这样子。

天色不早了,南皓将床铺收拾好,过来和珑枫打招呼,要回去值班了。

珑枫突然想起来,没给南皓和炎苍舅舅做糕点,忙跳起来,去找刘顺借了笔墨和一张粗糙的纸张,珑枫抓紧笔杆,在纸上写道:

今日欠舅舅两盒糕点,改日空闲下来还舅舅五盒。

写完看了看,觉得以炎苍舅舅的脾气,这点补偿安慰不到人,珑枫担心炎苍会为难南皓,又在下面补充了一句:

南皓仓库里的松果都给舅舅!

珑枫写的时候,南皓一直在旁边看,珑枫写出来的字都歪歪扭扭,字不成字,仅"南皓"二字除外……

作者有话要说:

还记得前文书生张讲过的那个故事吗~( ̄▽ ̄~)~

第35章 35 结果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吵,南皓在赶到值班室后,就想把珑枫留给炎苍的字条就地销毁,好得一夜清静。

奈何天不遂人意,南皓询问值班的下属,下属回答日落时分给炎苍送到工作室去了。

炎苍没有下班要休息的意思,依然还在工作室忙碌。

南皓走出值班室,在靠近工作室的路上,能够越来越清晰地听到老鼠的吱哇乱叫声,是炎苍养的那只宠物。

果不其然,打开工作间的门,南皓就看见一个被老鼠糊了一脸的炎苍,南皓进门时,炎苍脸上的老鼠扭过头来看他,嘴巴里咬着一张字条,应该就是珑枫留下的那张,炎苍衣服还有碎纸屑。

炎苍:"……""

炎苍将老鼠从脸上扒下来,放回笼子里,把死的凄惨无比的纸条从老鼠嘴巴里夺过来,拍在桌子上。

炎苍本是想拿着纸条找南皓算账的,但是既然南皓识时务的回来值班了,那炎苍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但是该有的脾气还是要有的,重重的"咳"了一声,炎苍正准备说两句,就见南皓给他递过来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

今日欠舅舅两盒糕点,改日空闲下来还舅舅五盒。

南皓仓库里的松果都给舅舅!

好嘛,彻底没脾气了。

炎苍将纸条塞老鼠窝里,把笼门关上,提着他的宠物笼回去休息去了。

南皓终于得了一夜宁静。

…………

第二日,南皓下界去找珑枫,不意外的,珑枫已经和朴实敦厚的刘氏夫夫相熟悉了,还帮刘荷在医馆干了一个多时辰的杂活。

珑枫看见南皓进屋,似有很多话想说,整个人显得比较兴奋。

刘顺也这个时候回来了,接过珑枫手里的活计,让珑枫去休息,自己忙去了。

珑枫和南皓两人进屋,南皓未及坐下休息,珑枫就将他从刘顺刘荷夫夫那里探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丰收镇来了个大官来视察工作,见民众缺水,庄稼旱死,下令给丰收镇的百姓减免三年税,让百姓休养生息,同时也在想办法解决缺水问题了。

刘顺说,今年确实缺水,但还在接受范围内,今年庄稼不长,人们也可以靠山吃山,冬季来临之前,多积攒些猎物就能过冬。

缺水并没有酿成大祸,甚至还得了一个减免三年赋税的好消息。有关丰收镇地界降水及需水量可以从长计议,进行后期补救了。

珑枫很是高兴,将这一件事反反复复说了三四遍,他一直说,南皓就一直听。

等珑枫终于说够后,又移动着他略显胖的身体,想乘南皓不注意,将南皓扑倒在床/上,却被南皓看了出来,将人稳稳当当的抱在怀里。

即使现在是夏季,但是因着刘家村靠山而居,所以上午还是很凉爽的,珑枫靠坐在肉垫子里,给南皓讲故事。

他给南皓讲了刘顺和刘荷在军队里成亲的故事。

不过珑枫有些奇怪南皓是怎么知道故事后续的,难道是在珑枫睡着时候,又下界去听了?

"不是,"南皓给珑枫解释道,"通玄是我朋友,他常年在人间游历,在他去茶楼说这个故事之前,已经给月老和我说过了。""

刘顺刘荷成亲的一幕还在珑枫脑海,因此珑枫对于南皓嘴里说的"月老"一词,就显得有些敏感。

珑枫问南皓,"哥,你和月老一起听通玄爷爷说书?""

"不是,"南皓脸上荡出一抹笑意,好像想到了什么值得一笑的事情,"是他自己要说的,"说完又补充一句,"张果老那天喝醉了。""

珑枫不禁想起南皓说自己喝醉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