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里?""

"珑枫回来了,"龟爷显得很高兴,他将龟壳上背着重重的包裹递给珑枫,珑枫也正好想要帮龟爷一把,就接过了龟爷递过来的东西,很沉。

"龟爷爷,这里面是什么?"珑枫将东西背到背上,由于太重,被压得弯了弯腰。

龟爷:"是布云降雨的工具。""

珑枫更加不明白了,"布云降雨不是家族能力么?怎么还需要道具了?""

龟爷迈着他慢悠悠的步子,耐心给珑枫解释,"这是给我这种老家伙儿以及你这种小家伙儿用的。""

龟爷不仅步子慢,说话也是实在慢的可以,不过好歹珑枫从小也算是龟爷照顾着长大,倒是还能习惯这种慢节奏。

龟爷继续:"我不是龙族,但也是水族,利用工具可以~""

"那我呢?"珑枫问道,"为什么我也要用这个?""

龟爷斜斜睨了珑枫一眼,踩上浮云,从空中传来一句,"因为你笨啊~""

珑枫:"……"是不是龟爷对自己有意见了?

珑枫追上龟爷,就听龟爷继续解释,中间不知道漏了那一句。

龟爷年纪大了,说话总给人一种自言自语的感觉,他絮絮叨叨,"你老父亲忙不过来,你姐姐、你哥哥承担了大部分,但是还是有些自顾不暇……""

"所以你成年后被分派的任务地区,就拜托我给你打理了,就是可惜啊,那块的乌云有些异常,我这老家伙儿身子骨也不太硬朗了,拖了半天,那云就是稳稳的不动,可怜下面的老百姓了,你要再不会来帮忙,就怕要出大事了。""

第30章 30 降雨

丰收镇,共有十二村庄,位于山区,人口较为分散。

龟爷在布置降雨工具,珑枫不会弄,只得坐在一旁,由龟爷监视着被丰收镇这片区域的资料。

一般山区,人口应该密集分布在山腰或者山脚,这里也是。之所以被称之为分散,是因为这里是山区,群山遍地的山区,十二个村子只有两个在略微平坦的地区,另外十个分别分布在八座山里。

这里常年降水很少,庄稼种出来除去缴税的,剩下的也就够冬天改善一下伙食,平日里都是靠山吃山。老一些的负责种田看家,年轻一辈上山打猎采药,然后翻过几座山去镇上换自己需要的食物以及其他。

往年还好,降水加上山上的河渠引流灌溉,庄稼也长势不错,端的今年是大旱年,如今已入夏季,庄稼苗也才堪堪冒了头,甚至有些地里什么都没长出来。

偏生的去年冬天还降过几场大雪,令人们十分期待今年的庄稼收势,但是今年的前半年的降水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这里面不得不说有珑枫不负责任惹的祸。

珑枫看的难受,心里十分自责,想着这段时间得好好忙上一忙,让丰收镇今年的降水量能够达到去年降雪预期的标准。

珑枫先是翻看了,去年他哥估算的今年降水标准,在纸上划拉半天,发现今年的降水量连两成都没完成,这意味着,剩余八成都要集中在下半年,但是若是太过密集,也容易造成庄稼的大面积死亡。

珑枫从影像里看了看长出来的庄稼,估算在丰收季之前,这些庄稼实际需要的水分,算完后就傻眼了。

正抓耳挠腮时,龟爷将工具布置好了,正在拖一朵大块的乌云过来,老人家拖不动,就喊珑枫来帮忙。

珑枫暂时将这一大堆麻烦的问题放到脑后,去帮忙。

珑枫也没细看龟爷拖云的方向,就帮忙使劲儿拖,这云也确实如龟爷所说,拖起来格外费力,费了半日功夫,总算是将其拖了过来,该酝酿一下降雨了。

珑枫体贴地给龟爷变了把小竹椅出来,让龟爷坐下休息,他要好好研究研究这个降雨的工具,然后尝试降雨,待工作熟练后,只要不是暴雨或者大面积降雨,就都可以脱离工具的帮助了。

珑枫擦了擦额间并不存在的汗珠,望向侧旁的天际。

一枚弯月静悄悄的出现在空中,温柔的光洒满大地,不慎明亮,却很有力量,是冷风中温柔的火光。

南皓就是珑枫的火光,珑枫看够了,重新低下头,继续研究工具,准备着自己第一次实际操作降雨。

大/.片的乌云遮挡了丰收镇的夜空,彰显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空气仿佛都因此变得不再闷热,人们或站或做在屋檐下,等待着欣赏一场久违的大雨倾盆。

龟爷做在一旁看着珑枫摆/.弄着工具,觉得自己不应该做在一旁监督,珑枫毕竟是大了,就想起龙王妃玉玲珑说的,应该放手让他自己成长。

龟爷想想也觉得龙王妃说的对,于是就抱着珑枫给他的小竹椅下界了,人们虽然欢呼终于要下大雨了,但也只是各自在自己的屋檐下隔空喊话,并没有聚在哪一处,龟爷见没办法混进人群中去,就拖着那把竹椅,去了山上,化竹椅为躺椅,惬意的躺在一棵大柳树下,等着欣赏小龙子的第一次杰作。

与此同时,炎苍顶着两个厚重的黑眼圈,强撑着也在值班室的休息处看着。

南皓也停下手边的工作,立在工作室的窗前,静静地看着珑枫忙碌的身影。

珑枫深吸一口气,来了。

两道闷雷预热后,豆大的雨珠说来就来,十分迅速的将蔓延了整个丰收镇以及丰收镇所管辖的村庄范围,刚湿/.润了一层地皮,雨停了。

甚至,那朵笼罩丰收镇的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散去,无影无踪。

等着大雨的人们:"……"大雨呢?

龟爷:"……"下完了?

炎苍:"……"好快,终于可以去睡觉了。

南皓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珑枫瞪着散去的乌云,徒劳的又挥舞了两道雷,不气馁地继续研究应该从哪里再拖一朵乌云来。

龟爷咳嗽着抱着破损的竹椅回来了,他想跳脚却没什么力气,他被雷劈了。

珑枫抬了抬龟爷长长的眉毛和胡须,有些尴尬又有些无措的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龟爷爷,您这是?""

龟爷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被雷劈了。""

珑枫:"……我不知道你在下头啊~""

龟爷又咳了起来,说到底也不能怪珑枫,是自己一时大意跑树底下去了,还是山顶上的树底下,嗨呀,还是老咯。

龟爷是这么心想着,又将能想的借口给珑枫开脱了十几遍。

龟爷拍了拍那个重量级的工具,不让珑枫自己瞎掰呼了,每一处的用法虽降水量的大小、时间、范围等等的操作方法。还神色和蔼的将自己记的几个厚厚的本子拿出来让珑枫背。

珑枫记得南皓说过的话,光记不实践还是不行,于是一边抱着本子翻来覆去的记,一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