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合你龙身穿的衣服,你那不是裸奔是什么?""

珑枫:"……""

珑枫说不出辩驳的话来,好在有女侍端了糕点和清梅酒进来,话题到此短暂地停顿了一下。

女侍出去后,《杨柳亭》的曲调正好传来,珑枫轻呼一口气,拿起桌上软掉的山楂吃了起来,装作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他什么也不知道。

曲调清浅,感情投入不佳,珑枫没办法全情投入到曲子里去,郁闷的拿了一块儿糕点往嘴里塞。

好在糕点足够美味,小小地安抚了一下珑枫,但是这点安抚不是很管作/用。

没一会儿,珑枫就想跟南皓抱怨。

但是他怕自己的声音从雅间传出去被外面的人听到,会给演奏曲子的人难堪,就起身挪了挪窝。

他从南皓对面挪到了南皓身侧,紧紧挨着南皓坐下,这才把头探到南皓脖颈处,小小声的念叨。

珑枫说是要回去自己给南皓弹奏琴的部分,又说自己闭关三十年没有碰琴,可能手生了,但是不论好不好听,南皓都不能嫌弃,更不能说一个"不"字。

还约定了要南皓在听完后夸夸他,给他奖励。

南皓什么也没说,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处,把外面的乐声当做了背景音,可有可无,时不时点头对珑枫说的话表示同意。

珑枫唠叨半天,南皓一句反驳都没有,很是满意,就想着应该给南皓一些奖励,这样回去弹奏完再向南皓要奖励才更有底气。

珑枫伸手抱住南皓的脖子,将自己的视线与南皓持平,想着在南皓哪里"吧唧"一口。

南皓在珑枫伸手抱他时候就将脸转向珑枫,两人视线持平,眼睛里是对方的脸,甚至能够清楚的在对方眼睛里找到自己的眼睛,凝视片刻,将自己的唇/瓣贴上了珑枫的~

第27章 27 往事

珑枫刚吃过糖葫芦,嘴唇上满是糖葫芦的甜味,两人唇/瓣相贴,珑枫分不清是自己的唇甜还是南皓的唇甜,伸出舌头沿着南皓的唇线扫了一圈。

又偷偷看了看南皓,发现南皓也正在看自己,不知为什么,珑枫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慌忙把眼睛闭上了。

南皓拦着珑枫的腰,学着珑枫刚才的样子扫了一圈珑枫的唇线。

"真甜~"南皓心想。

"或许舌头更甜~"南皓又一次将自己的好奇心花在了珑枫身上,他细细探索珑枫的味道。

珑枫将唇张开,迎接南皓的入侵,又在南皓探进来时候,一个激灵就要合上嘴巴,不小心咬到了南皓的舌头。

"嘶~"珑枫下嘴有点重,南皓的舌尖出了血丝,和两人的口液混在一起,在唇/舌间画了一条纵横缠绕的红线,像是要将两个人紧紧的绑在一起。

珑枫不敢再闭着嘴巴,乖乖的任南皓品尝,傻乎乎的憋着气,将眼泪都憋出来了,南皓才放开他。

他赶紧呼吸"久违"的空气,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珑枫终于呼吸顺畅了,又觉得自己好像又在南皓面前出丑了,抬起头看南皓,就见南皓笑得如沐春风。

见他看过来,伸出拇指在珑枫嘴上碰了碰,"真甜~""

南皓的手伸过来时候,珑枫想起南皓被自己咬了舌头,伸了手就要扳开南皓的嘴巴,想检查一下伤势。

南皓在他头上轻柔的敲了一下,制止了他这种举动。

珑枫不配合就想作恶,将手下移要掐南皓的腰间的痒痒肉,南皓不让,陪着珑枫打闹了半响。

最后被珑枫逼着做了个嘟嘴顶樱桃的动作,这才算完。

樱桃是放在糕点上方摆盘,为了好看的,看着红/润可口,其实内里并不好吃。

珑枫从南皓嘴唇上将樱桃拿下来就塞进了嘴里,又快速吐了出来,被南皓嘲笑了好几句。

…………

一曲《杨柳亭》毕,珑枫和南皓两个人从雅间里走了出来。

好巧,又遇见了上午吃饭时候同桌的两位老先生,带笛的老先生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珑枫和南皓也应声回礼。

珑枫想起早上吃饭时候,背琴的老先生说世间再没人懂得《杨柳亭》深处的含义了,又刚才听完一曲浮于表面的《杨柳亭》,便主动与老先生攀谈起来。

恰是正午时分,南皓替珑枫邀请两位先生到前面酒家,请客吃饭。

更巧的是,这酒楼旁边就是悦茶楼,书生张每年说书的地方,但是如今不是初春时节,书生张并不在京都。

四个人到酒楼坐下,才想起要互相介绍一下对方。

珑枫介绍完自己和南皓,背琴的老先生就介绍了自己和另一位先生。

两位先生都姓赵,背琴的老先生说"你们就称呼我老赵就行,他是小赵。""

很轻松的开玩笑的语气,另一位老先生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的样子。

饭菜上桌,美酒入肚,几人聊得酣畅淋漓,《杨柳亭》的故事也终于说到了"至深处的感情"了。

老赵先生先是低头长叹一声,继而将一杯酒闷声下肚,说起离开京都之前的生活。

"当年京都有一家南风馆,名字很素,就一个字,叫[尚],我们两个在那里面为客人们弹奏助兴。""

当年岁月不论是美好还是残忍都从老赵先生嘴中平平淡淡的说了出来,谈到两个人为了赎一个自由身,没日没夜的登台弹奏,在[尚]南风馆可谓是《杨柳亭》一曲独一无二的演奏人选,自认风流的文人墨客常来此处,只为听二人演奏那一曲惊世的曲目。

总有客人说,听他们的演奏总与别人不同,甚至是琴、笛的大家,也不敢说是能够奏出这样一种至深至情。

小赵老先生坐在一侧静静的听老赵先生讲他们的过往,珑枫听得入迷,甚至忘了吃爱吃的菜和品一口好酒。

老赵先生得意的说:"你们知道那个柳墨白吗?他可是早先年能够轰动京都的古琴大家,但是他说他一直奏不好《杨柳亭》,来向我们请教过五六次。""

珑枫闭关多年,又从不来人间游玩,不知道柳墨白是谁,但听老先生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大家,只是好可惜不认识。

珑枫侧头看南皓,南皓知道他在想什么,点了点头,珑枫又兴奋的转头继续听老先生将过去的故事~

第28章 28 工作

老先生见珑枫一脸崇拜,兴致很高,继续添油加醋地说着当年的故事,一边说一边吃,等桌上饭菜都尽了。

老先生终于说到了重点,"我们见柳墨白是个真正的琴痴,他将《杨柳亭》的创作故事来回翻了多遍,甚至到了能够通背全文的地步。""

"但是依然不能够理解其中的情义,从小长大的兄弟情义,放到琴曲中,弹奏出来的曲子总是显得有些单薄。""

"恰好这位柳墨白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