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

珑枫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南皓还在身侧熟睡,多么熟悉的场景,好像多年前经历过,以后也会一直经历。

珑枫悄悄下床,洗漱完后,看着脸盆里温度正适宜的水,想起了虾米虾虎两位师傅,虾米对妻子格外好,爱和妻子撒娇,却又能对妻子体贴入微,外人看上虾虎很强势,虾米一定被管的死死地,但是虾米自己说他很乐意被虾虎这样管着。

并且很自豪的给自己这种行为取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形容词,他说我是妻奴,还说自己和虾虎是夫妻典范,这种相处模式是绝对不会发生三万年前那种因为种种原因,闹分手闹得惊天动地的事情的。

虾米在交珑枫厨艺时候,时不时就要给珑枫秀上一脸。

珑枫颇为羡慕。

他轻手轻脚的重新打了一盆水,将温度调整到最适宜的温度,将毛巾打湿,又拧出/水来,确保毛巾处于一种半湿不湿半干不干的状态,拿着毛巾去给南皓擦脸。

第一次给别人擦脸,珑枫不知如何下手,盯着南皓的脸研究。

先从眼睛下手,直接将人弄醒,还是将毛巾直接盖到脸上?

没等他擦,南皓就醒了,不等珑枫动手,就自己拿过毛巾将脸擦干净,起了床。

珑枫郁闷的一屁/股坐在床/上,等南皓将毛巾放回原处后,跳起来扑过去将南皓圈在手臂里。

头埋在南皓脖颈里,闷声闷气道:"你就不能等我献完殷勤?""

说完还在南皓脖子上咬了一口。

从拢雾山出来后,珑枫从客栈醒来,面对南皓是更加肆无忌惮,肆意妄为。

南皓纵容着,宠着,在被咬了一口后,伸手戳了戳珑枫的脸颊,珑枫不动,将南皓当床板,闭上眼睛假睡。

南皓停了一下,沿着脸颊向下,又戳了戳珑枫的脖子。

珑枫"嗷~"的怪叫一声,跑了。

两人下来的晚了,客栈一楼几乎坐满了客人,小二引两人与另外两个先生凑了一桌。

这两位先生看上去是雅致之人,一人背着一把琴,另一人带着笛子。

珑枫和南皓入座后,几人有礼的互相说了句打扰。

这两人应该是刚从别处回到京都,正兴致勃勃的说着这么多年京都的变化。

南皓一贯是闹中取静,并不与人交谈,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珑枫说起三十年前来的下界游玩。珑枫自发跳过桃花林一行,直接说起在[尚]南风馆,在那里听了一曲《杨柳亭》。

珑枫说:"我感觉我身体挺好的,我们再去听《杨柳亭》吧,然后下午在街上买些吃的,晚上就回去。""

南皓在桌下抓着珑枫的手,检查珑枫的身体状况。

珑枫怕南皓不同意,又说:"早些回去,天帝叔叔能少扣些俸禄。""

南皓察觉珑枫身体好了许多,正要点头,听见这么一句,遂捏了一下珑枫肉嘟嘟的手掌。

珑枫不满的"哼"了一声,菜上来了。

两人吃饭,珑枫大概还在兴奋点上,南皓夹什么,他就夹什么,两人吃的安静又热闹。

两个人安静下来,同桌的话音就能清晰的落入耳中了。

背琴的老先生感叹道:"……这《杨柳亭》深处的感情怕是没人能够再体会到了。""

带笛的老先生应和:"是啊~""

第26章 26 初吻

珑枫和南皓两个人打打闹闹,吃的很快。

没再听两位老先生的感叹,南皓付钱后,落后珑枫一步出了客栈。

这是珑枫第一次白天在京都的街上散步,看见什么都新鲜,看见什么都想买。

手里抓着两串糖葫芦,等南皓付钱后,低声问南皓:"哥,钱还够吗?""

南皓:"怎么了?""

珑枫没回答怎么了,反而给南皓承诺道:"这次回去,明天我就去找父亲,去实习布云降雨的工作,这样我就能有工资了。""

最后还颇为替南皓解忧似得补充:"你的钱要省着花,不知道这次天帝叔叔得扣多少工资,唉~""

珑枫因为体胖婴儿肥的原因,长得像是未成年,一个山楂进嘴将一颊鼓起,更是显得年少骄纵,引了不少路人侧目,更有一位胆大的女子飘了个媚眼过来。

南皓将珑枫另一只手上的冰糖葫芦拿到自己手上,拉着珑枫往前走去。

边走边说:"大街上吃东西不礼貌,又容易吃进嘴里沙土,以后不能这么做了。""

珑枫嘴里的山楂刚咬碎了,咽下肚,乖巧的点了点头。

南皓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可是妻奴的关门弟子,深得那点妻奴的学问。

南皓将他拉进一家雅致的阁楼里,在一位女子的带领下,到了二楼的雅间。

两人坐下后,珑枫赶忙把刚才收好的半串糖葫芦拿出来,继续吃。

南皓让女子给珑枫再拿些可口的糕点过来,珑枫嘴里含/着山楂添了一句,"再拿两壶酒~""

声音含糊,那女子没听清,南皓替他重复了一下,"再拿一壶清酿的酒来。""

"两……两……"珑枫一次性塞了三颗山楂进嘴,嘴巴卡壳说不清楚,伸出小短手给南皓比划着"两壶"。

南皓对他视而不见。

那女子想是在这里接待过不少客人,很会看人脸色,知道这两位客人中,穿着一袭白衣,儒雅清秀的公子是主事儿的。

遂对着南皓询问:"清梅酒如何?""

南皓点点头,那女子弯腰行礼出去了。

珑枫终于将嘴里的三颗山楂都吃进了肚子,不满的开口,"说了两壶嘛~""

南皓将手中拿着的另一串糖葫芦递给珑枫,反问一句:

"不是要我省钱么?""

珑枫:"……""

南皓摆出一副淡雅的模样,端坐在位子上,"某人吃几块雪梨糕就醉的东倒西歪的,若是喝上两壶酒,估计会当街裸奔吧。""

珑枫捂着自己穿的很整齐的衣服,强行辩解:"我有穿衣服!""

南皓:"你上上次喝酒喝醉了,知道我为什么将你抱回皓月宫而不是留在客栈么?""

"……"珑枫想了想,上上次是什么时候,想起来时候突然将脸憋红了,糖葫芦也不吃了,"我记得你说是我要把客栈淹了,所以才回皓月宫的。""

"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夏天天热,冰糖葫芦不吃很容易化掉,南皓将桌上倒扣着的茶杯拿起来放到珑枫面前,让他把糖葫芦放到被檐上架住。

珑枫乖乖照做,南皓说是其中一个原因,那其他原因是什么?

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珑枫顺着南皓的话提问道:"其他原因是什么?""

"我带你回回客栈的路上,你几次想要化回龙身,在街上游荡~"南皓手指在桌上点了点,又问珑枫,"当时并没有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