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珑枫在缠着自己,是自己,是南皓自己在缠着珑枫。

是因为那一句我也喜欢你,所以一向冷漠的人开始回暖,他耐心十足的照顾着慢慢长大的珑枫,时常会捏珑枫的肉脸,亲手为珑枫做/爱吃的点心。

经常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夸珑枫拥有一张绝世美颜。

南皓在抱住珑枫的魂识那一刻心想:原来我早已经喜欢你了。

南皓控制住珑枫的双手,阻止珑枫自残,珑枫挣扎半响没用,喘着粗气,慢慢地放弃了抵抗。

他将全身的重量托付给南皓抱着他的那双手,脑袋伏在南皓的肩膀上,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魂识不再受幻境摆布,安静下来了。但是幻境依然没有破灭。

南皓一只手拦着珑枫的腰,防止他摔下去,另一只大掌温柔缓慢的、以足够多的耐心拍打着珑枫的背,安抚珑枫。

南皓也将自己的头笨拙地搭在珑枫的肩上,唇/瓣上下轻轻张合,一遍又一遍的安抚,"我在,没事儿了,我在这,没事儿了……""

幻境里的场景四处变换,一会儿珑枫后花园珑枫初次见南皓的场景,一会儿是宴会厅,一会儿是皓月宫的池塘,皓月宫的卧室,皓月宫的后花园,所有两个人一同出现过的场景都轮番登场,最后定格在了京郊桃花林。

地上铺满白雪,枝上铺满桃花,一行书生打扮的人路过他们身侧,南皓瞧见其中一个书生弯下腰,将一朵落地的完整花拾起,嬉笑中将花插/入同行书生的鬓间。

南皓心中一动,明白当年桃花林一行就是珑枫心中的一个坎,但是南皓至今还不知道这个坎应该如何帮助珑枫迈过去。

他尝试着学着那个书生的样子,用术法捡起地上的掉落的完整的花朵。

看了远处的书生一行一眼,南皓将其中一朵轻轻的放在指尖,笑得满脸都是柔情,伸手就向珑枫发间探去……

大概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术法失控,漂浮在半空中的桃花纷纷涌/向珑枫的头顶,在那处小小的方寸之地,下了一场笨拙的桃花雨。

南皓搞砸了,第一次。

有生之年第一次术法失控,他忙将珑枫发间的桃花挑出来放回来处。

花朵落地后,本就勉强维持完整形态,而今一场桃花雨,纷纷散开,花瓣花蕊落了珑枫满身。南皓一朵一朵将花瓣拾了出来,正轻柔的搓/弄珑枫的发丝,欲将发丝间的花蕊拍落。

幻境破了。

珑枫大概是在幻境里情绪起伏波动太大,幻境灭了之后,依旧窝在南皓怀中熟睡。

不过,现在大概是在做美梦了。

珑枫暂且没事,南皓安了心,他将珑枫抱了起来,低头看了看尽量缩减自己存在感的小狐狸。

珑枫陷入幻境的事情,不能说是这只狐狸的锅,但是也与她脱离不了干系。

"你是在这拢雾山中长大的?""

织玖抬起脸茫然又有些畏惧的看了南皓一眼,又将头低了下去,声音很清浅的应了一声,好像声音再高一些就会害死自己似得。

织玖眼尾上挑,眼睛水汪汪的,长相好看。

南皓只点了点头,令织玖送他们离开拢雾山。

长得再好看的颜大抵也是比不上珑枫的,南皓行走间又低头瞧了瞧珑枫的睡颜。

珑枫一半脸埋在南皓的臂弯里,露出一半侧脸,眼睦轻合,正是睡得香甜。

长时间和珑枫待在一起,不免沾上爱幻想的小毛病,南皓想象了一下珑枫不久之后婴儿肥下去了,整个人瘦下来的样子,下巴外显,眼尾的泪痣也会更有存在感一些,侧颜的立体感十足。

南皓端着一张严肃的、生人勿进的脸,探出手在珑枫脸上捏了一下,珑枫睡得格外熟,被捏了也没什么反应,南皓又看了看熟睡的珑枫,抬起头来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织玖走在两个人前面,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她带着两个人七拐八绕的在拢雾山上转圈,大约两个时辰后,才到山脚下。

织玖停下步子,她不准备出去,再闭关百年再考虑外出的事情,人间太危险,还总是碰到这两个人,织玖不尽觉得自己有些倒霉,可能需要去首山找织意姐姐算算了。

她指向出口的方向,"朝着这个方向再走百余步,就能出山了。""

"刚才不是你,那这山里还有什么?"南皓停在织玖身侧,距离有些近,巨大的威压在织玖周围织就了一张不安全的网。

织玖老实回答,"还有‘迷失'。""

南皓:"‘迷失'?""

"就是尾山山中心那棵树。""

树?南皓又问,"你指迷谷?""

"不是,"织玖解释道,"迷谷长不了那么大,那棵是迷失。""

南皓点了点头,踏向出口的方向,离开了拢雾山。

第24章 24 求娶

珑枫醒了,醒的比较突然。

打破幻境废了一番力气,珑枫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就变成了半龙半人状态,他是被压在屁/股底下的尾巴弄醒的。

醒来时候躺在一张大床/上,左右看看,有些眼熟。

是上一次和南皓来人间时候住过的那家客栈,床头能够看到店家的标识。

屋内就珑枫一个人,珑枫为了尾巴能够舒服一点,翻身趴在床/上,不想起床。

在幻境中想明白一件事,很兴奋,兴奋的想绕皓月宫跑三圈,可惜因为幻境太耗费经历,最后昏睡过去了。

他在幻境里看见南皓了,南皓抱着他的时候,他突然就想明白了之前一直纠结着的一件事情。

自己生来就术法能力不出众,即使闭关修炼,也不见得能够保护南皓,那么反过来,让南皓保护自己,自己安心缩在身后,就好了。

珑枫想了想,不趴着了,起来迅速穿好衣服,他要出去找南皓。

刚穿好衣服下地后,南皓端着一碗粥和两个包子走了进来。

南皓没说食物是给珑枫准备的,但是珑枫很有自觉,快速洗漱,跑到桌前坐好,就要动筷子。

夹住一个大包子,没嗅到肉味儿,是素包子,但总比没有好,珑枫嫌弃的努了一下嘴,张嘴要吃,包子被抢走了。

珑枫:"……"筷子头就差小半寸就要到嘴里,但是被筷子夹着的包子不见了,它在南皓嘴里。

珑枫保持着筷子到嘴巴的那半寸间距,呆呆地看着南皓,看南皓优雅地吃完一个包子,又优雅地拿起了另一个。

反应迟钝的珑枫猛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上筷子就抢,桌上一共就两个包子,虽然都是素的,但是都被南皓吃了,就连素的也没有了。

两人开启了争夺大战,南皓胜出。

珑枫抢的脸通红,还直喘气,气愤的放下筷子,两只爪子端起碗喝粥。

珑枫手胖乎,龙爪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