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然成长的五百岁化形时候,尽管集中突击了三十年,但是武力值依然很惨淡。

和南皓下界之前,他想去桃花林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检查一下自己修炼多年的成果,会不会再被迷惑,如果结果是不会,那么顺理成章的求亲也会更有底气一些。

但是如今这般境地,珑枫彻底的对自己多年来坚持的东西产生了怀疑,不是怀疑南皓,是怀疑自己。

一个不能够保护爱人的人,有什么能力去爱,以后怎么和爱人一起共赏九州风光。

珑枫依然盯着南皓,明知面前这个人是真的,却也固执的不去靠近,不去寻求保护,珑枫至从抱有娶了南皓的心思,就不大想承认自己弱,很弱。

织玖在说过那两句话之后就没再说话,也没再使什么小法术。

准确的来说,织玖从珑枫他们进来后,就没有动过捉弄或者欺负他们的念头,因为她见过这两个人。

这里是尾山,也就是最小的一座拢雾山,是近五百年才形成的,织玖出生后就生活在这里,闲来无事就喜欢捉弄外面路过的人。

几十年前,她在桃花林晒太阳,看见了傻地可爱的珑枫,遂起了捉弄的心思。

短短的三两句话的功夫,就被和珑枫一起来的男子识破,被逼现了原型。晚上去城中青楼找来京都玩儿的哥哥织霸,却又在门口遇见了这两个人。

当时和珑枫一起男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却又冷的让人恐慌。

之后少不经事的织玖躲在尾山里许久未在出去,今日见到这两个人进山,就尽全力控制"迷失"了,但是到底能力差些,他们还是被吸引了过来。

她看见珑枫走进"迷失"的地盘,她借着说话提醒了两句,却瞬间被南皓锁定了她的位置,颤巍巍地主动走了出来。

南皓见她一副要被吓哭了的模样,之前就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散开,不是这只狐狸做的,那是谁?

这狐狸修行不久,能力差,南皓确定不是她在挑事儿,就不再在意她,大步走向珑枫。

珑枫双目失焦,忽而瑟缩发抖,忽而懊恼皱眉,显然是陷入幻境了。

南皓尝试将他唤醒,叫人没反应,捏脸也不见躲,普通的动作无法将人叫醒。

南皓尝试入梦,隐藏自身武力值,将珑枫抱入怀中,握着珑枫的手,心甘情愿的随他入梦。

南皓握着珑枫肉/乎/乎的长不大的小手,心道:"若你真是认真的,那我也可以认真的和你谈谈……""

"……我也喜欢你。""

"那说好了,等我长大啊""

"我要他!""

南皓闭上眼睛的一刻,有关他和珑枫之间的点滴都涌/入了脑海,以珑枫的视角。

有他知道的,也有他不知道的。

珑枫幼时长和他二哥仕月打架,而原因简直幼稚的可爱。

因为仕月的名字里有一个"月"字,珑枫总是欺负二哥,也总是被父母训,老龙王训的狠了,珑枫就跑太阳神殿去了,美名其曰离家出走。

和炎苍打个招呼露一面,就跑来皓月殿找南皓。

有时候来了就睡觉,有时候安安静静的搬个椅子,坐在南皓的书桌旁,和南皓一起看书,有时候陪南皓钓鱼,有时候陪南皓浇花。

珑枫的记忆里,南皓可谓是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南皓看着这些记忆,心情有些复杂。

珑枫想要的到底是一个恋人,还是一个玩伴,又或者仅仅只是依赖成瘾?

南皓不确定。

在重温一遍相处五百年的记忆,南皓更加不确定了,他不仅不确定珑枫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同样也不确定自己对珑枫又是什么感情?

是照顾一个孩子,习惯于被他依赖?还是喜欢那张将来瘦下来一定美的惊天动地的颜?

南皓不确定。

正是迷茫时,南皓看到了珑枫当年闭关的缘由,当时珑枫就给自己留了"闭""关"两个字,就不声不响的在招摇山关了自己三十年。

珑枫说:"我都成年了,可是南皓还不嫁给我。""

珑枫说:"我一直怪他把我当小孩子,现在才知道自己实在没有能力保护他,做不了一个好丈夫。""

珑枫保证:"我要努力,我一定要努力做一个像父王一样的好丈夫,未来也会是一个好父亲!""

父亲?

南皓笑了,珑枫这是认真的?

他将自己的记忆与想法抛却,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重新走过两个人的回忆……

睡前,南皓给珑枫讲故事哄珑枫睡觉,珑枫抱着南皓的身体给南皓以暖意,将暖暖的脚丫挨紧南皓冰凉的脚,努力用自己的温度来温暖南皓。看书时候,南皓看自己处理自己的公务,珑枫捧着一本《茶经》艰难的啃,眼花缭乱的茶知识让珑枫将凉茶看成了热茶,在成/人宴上努力显摆,眼巴巴的瞅着南皓渴望一丝夸奖。

珑枫为南皓煮茶,为南皓学习绣花织衣、种草浇花,珑枫为南皓很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却到底天生就不适合修炼,进步不显。

珑枫喜曲儿,爱练琴,最喜《杨柳亭》,总是讲自己代入书生,将南皓代入将军。他认为《杨柳亭》是恋人之曲,不是朋友之曲。

珑枫醉酒,少有的多愁善感,害怕自己和南皓会像书生张故事里冯荷冯顺,经历磕磕绊绊,依旧不能相守,故而哭的伤心欲绝。

但是清醒着的珑枫一直相信南皓,相信这五百多年的感情,相信后花园那个品茶的身影,一见钟情,终生喜欢。

所以,南皓可以确定了。

那就是喜欢,那就是爱情,那就是珑枫五百三十年生命的信仰。

珑枫爱他!

第23章 23 迷失

问题又一次回到原点。

珑枫爱南皓,那么南皓爱珑枫吗?

南皓一边略显残忍的剖析自己的感情,一边在珑枫的幻境中找寻珑枫的身影。

珑枫深陷在自我怀疑之中,将自己自我否定成一个一无是处没有任何用处的废龙。

并且,在南皓闯进来时候,珑枫已经发展到自残自虐的地步,若是南皓再晚一些,怕是珑枫可能就会陷入自我毁灭的恐怖幻境之中。

幻境是假的,但是受的伤害是真的。

南皓在幻境中找到珑枫时候,珑枫正在扣自己脸上的鳞片,双目沾血,痛苦的目光在发现南皓后,眼泪就瞬间流了出来。

不知道他之前还做了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流出的眼泪全是血红色,渗人又恐怖。

南皓之前还能分心剖析自己,看到那双血流不止的眼睛,巨大的恐慌从四面八方压上心头,心底所有关于两个人的过往纷纷涌现出来。

特别是珑枫小时候,南皓抱着那个胖成莲藕节的娃娃,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也喜欢你。

从一开始,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