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记忆,另一团是在招摇山闭关时候的记忆,特别是属山拢雾山里那段今生后世的映像。

前者告诉珑枫,南皓这么多年一直是爱你的,从来没变过,他只不过是在等你真正长大。而后者则是告诉了珑枫一个完全相反的结果,珑枫就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而南皓不可能会喜欢孩子。

珑枫闷不吭声的感受着脑海里两团记忆的争辩,脚下步子不停,一直往前走,又胖又小的手死死地握紧南皓的手。

南皓陪着他往前走,两道眉将额头蹙出一个"川"字。

突然,珑枫停下脚步,转过头,和南皓说,"我们去招摇山吧!""

招摇山有四座属山,最大的一座就是拢雾山,南皓的书房有一本专门记录招摇山的书籍,拢雾山的介绍就占据了近一半的书页。

拢雾山常年雾气不散,山内布满高大的植被,人在其中难以辨别方向,佩戴迷谷也走不出来,兜兜转转就会迷失在其中,看到诸多不符合实际的幻想。

书中介绍拢雾山在九州大地共有九座,高低不一,大小不一,唯一的特征就是大雾不散。每一座拢雾山之间都没有空隙,可以从位于招摇山地界的拢雾山直接走进京郊的拢雾山里去,走遍这九座山,才能从山中/出来。

而山内的场景在山外是完全看不见的,神仙也是。

虽然迷谷对于拢雾山效果等于零,但是珑枫还是将迷谷佩戴在了身上。

和南皓到了招摇山后,珑枫取了迷谷的短树枝和叶子,在之前修炼的地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期间,南皓一直陪在他身侧,看着他缝制了两个荷包,一个上绣着"枫"字,另一个绣着"皓"字,反面都是绣了两条鱼。

珑枫看似很好的给他介绍,那鱼叫亲吻鱼,相亲相爱,前世今生是一家。

南皓摸着珑枫放到他手里,绣着"枫"字的荷包,荷包里装着迷谷的树枝和树叶,摸着一点儿都不舒服,但是那个字绣的真是好看,看着竟然是防着南皓自己的字迹缝出来的。

不等南皓再多想些什么,珑枫又拉着他不管不顾的,闯进了招摇山的第一大属山——拢雾山。

作者有话要说:

【种食物来年长一树】小时候吃饭粒吃不干净,总往身上、桌子上、地上撒,大人们就开玩笑说,你这是要种大米么,来年长一树米粒,请我们吃?

第20章 20 迷谷

进入拢雾山内部,眼睛就能看得清楚一些了,珑枫大概能够看到三里远的地方,南皓能够看清方圆十里的范围,但是即使是刚踏进拢雾山的范围,也已经是完全与外界隔绝了。

这个地方自成一片天地,似有屏障将这座山圈了起来。

珑枫进来后,清醒了。

他看着南皓,嘴唇蠕动,不知道想说什么,但是不再盲目的往前走了。

他好像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下意识的想要跟着南皓的脚步走,依赖着南皓。

南皓没问他之前为什么魔怔了一般,伸手摸了摸珑枫的头,主动拉起珑枫的手,向前走去。

山里没有路,能够看到的东西全是高大的植被,偶尔能够看到几株低矮的迷谷。

毫无头绪的走了一段距离,珑枫深感自己可能又一不小心干了错事,委委屈屈地错后南皓一步,低着头双眼无神的跟着南皓的背影,脑袋里糊做一团。

"还记得我以前给你讲过的关于拢雾山的故事吗?"南皓牵着他的手往前走去,可能是担心珑枫会胡思乱想,便随便开了一个话题。

"记得,"珑枫想了想,终于将头抬了起来,扭头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风景,给南皓叙述他记得的关于拢雾山的传说,"天地间一共有九座拢雾山,这里是最大的一座,拢雾山之间山山相连,一直向前走,能够走遍这九座山头。""

南皓将他往前拽了一把,等珑枫与他并肩后,才继续说道,"现在或许已经不在招摇山地界了。""

"啊?可是我们也没走多久……""

珑枫话没说完,自己也感觉到了,现在所在的地方确实不是招摇山的属山了,因为迷谷不见了。

迷谷是一种神奇的植物,只有招摇山地界才有生长,曾经有仙人尝试过移栽迷谷,刚出招摇山范围,迷谷就枯死了。

迷谷在招摇山很常见,在他们说话之前,还是能够看见迷谷的,谈话的时候,珑枫左右看,已经不见这种植物。

珑枫想起了上一次勿入拢雾山的场景,那天从下午走到天黑,才勉强从拢雾山爬了出去。

珑枫累的维持不住人形,龙身不知为何,在拢雾山里根本飞不起来,似有千斤重物压在空中,珑枫最后只能四脚踏地,堪堪爬了出来。

而今又踏足这里,却和上一次的场景多有不同,珑枫不自觉的就想依靠着南皓,他问南皓:"那我们这是在哪座山?""

珑枫潜意识里就觉得南皓大概是无所不知的,有什么不懂不会不知道,只要问他就好了。

恰好,南皓知道这座拢雾山。

南皓:"我们在京郊。""

京郊……就是桃花林西北边上的那座拢雾山,在天界已有的记载里,那座拢雾山是九座里最小的。

珑枫又想起了几十年前求亲那件事,顿觉丢脸,抬手抹了抹鼻子,不说话了。

南皓等半天没见回音,第一次谈话冷场,顿了半天,又起了一个尴尬的开头,"我记得你刚成年那会儿,我们在京郊的桃花林里遇见了狐狸,你还傻乎乎的喊那只狐狸叫南皓哥。""

南皓说完,就等珑枫接话。

珑枫却等着他嘲笑自己求亲求错了人。

……

没人接话,又是一阵冷场,只能听到空气中树叶与树叶刮擦磨蹭的声音。

南皓开了两次话头,一共没说几句,就冷场了,想了半天,平日里或毒舌或温和陶侃的嘴第一次词穷了。

从珑枫缝制出那两个荷包时,特别是看到荷包上的绣线绣出的字迹,南皓就有些恍惚。

他终于开始正视珑枫这些年来或胡闹或玩笑的种种行为,第一次将它们理解为是认真的。

而旁边这个不说话的青年,能够和自己并肩行走,而不是蹒跚学步不足腿长的娃娃。珑枫成年了。

"等我成年,我就娶你……""

当年稚/嫩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南皓一时间陷入回忆,如果珑枫对自己真的是那种感情,那么自己呢?对珑枫是什么感情?

当年请帖映像里那个不能够再胖的娃娃,而今也勉强算是玉树临风吧,如果能够再瘦一点,将下巴显出来就更好了。

想到这儿,南皓又一次开口,"能瘦下来吗?""

见珑枫疑惑的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只要脸能瘦下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