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突然又强硬的睁开了眼睛,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累的没有任何力气,却突然迅速回血,人从平躺的姿势迅速弯成了两点汇聚的线条。

直立起来的线条扭转了一下,线条上面的嘴巴动了动,"哥,你也睡!""

见此情形,南皓大概是彻底绷不住五官了,他嘴角向上/翘/起,点点头,轻声说:"好,一起睡。""

迅速回升的血又迅速撤走,见南皓躺下闭上了眼睛,珑枫一头栽倒在枕头里,霎时间睡得昏天黑地。

也许是昨天闹腾的晚了,也许是久未见面的两个人终于又见面了,这一觉都睡得很踏实,两人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许是晚上睡姿不加,珑枫早晨起床的时候,是真的达到了自然状态下的衣衫半/裸、香/肩美人姿态了,可惜观众不在。

珑枫醒了以后一直不起床,在床/上翻来覆去又折腾了半个小时才爬起来,他起床时候,南皓早已经不在房间了。

出门前还体贴的让手下人准备好珑枫起床要吃的饭菜。

珑枫起床将床被都收拾好,就去餐厅吃饭,吃饭时候闲得无聊,回忆了一下昨天美滋滋的"约会"。

珑枫成年那年,天帝本是给了南皓三天假期的,奈何最后因为珑枫醉酒而少了一天。珑枫用亲手做的糕点贿赂自家舅舅,给南皓将这一天假期补上了。

虽有补偿心理,但更多的私心是想要和南皓有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

大体回忆了一遍昨天的"约会",珑枫自认为自己的学习的成果还是不差的,将虾米虾虎师父教的东西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师父们应该给自己颁发优秀徒弟荣誉证书啊。

珑枫在仕老二的房间见到过很多这种东西,无非是术法精炼、书法等功课优秀的,还有帮助父亲普查各地降雨量与需求量等等得到的奖励。

珑枫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不就有一个了么,和南皓度完蜜月,自己也回去帮父亲干活,得到的奖励一定会比仕老二这个滑头多!

珑枫吃过饭,整个人都舒坦了,南皓家的厨子深知自己的喜好,做的全是自己爱吃的。真是和南皓一样,三十年过去都没忘记自己的口味,想来皓月宫添一个主人进来,大家都是很轻易就能接受,都不需要过渡期~

珑枫大概是有做白日梦的潜质,一旦大脑空闲下来,就能思(幻)考(想)一下和南皓两个人的未来,即使是忙碌时候也能见缝插针的思考一下。

又一次过足了幻想瘾,珑枫想南皓了,看了一下日期,每个月的这一天,南皓都会去花园,亲自照料花园中的花花草草。

南皓的生活除了珑枫,基本上都是一层不变的,珑枫在皓月宫的花园看见南皓的身影的时候,自觉亲昵的给南皓取了一个昵称——老古董。

低声叫了两遍,更觉这个称呼很是亲切,还是独属于自己的称呼,独一无二的。

走近后,看见南皓正对着一丛焉哒哒的菊/花蹙眉。

现在是夏季,正是夏菊盛开的季节,这一丛却焉哒哒的。

南皓见他过来,打趣他,"像不像早晨没睡醒的你?""

珑枫:"……"不是同一个物种啊。

珑枫蹲下/身瞧瞧花瓣花蕊,又伸手捏了捏根茎,觉得这是一个在南皓面前表现的机会。

同时可以打破一下在南易等人心中,自己除了吃什么都不会的不良形象。

第16章 16 证明

见南皓不说话,珑枫摸着有些焉的花瓣,没察觉出什么毛病来。

这丛菊/花一没虫子、二不缺水,更是无病无灾,珑枫诊治不出病因来,就开始胡说八道:"它们种的太密了,土里的养分不够它们分赃,把它们分开一些就好了。""

"这种五九菊很好养的,分开些就能生机勃勃了,它们主要是……唉~""

南皓一个轻柔的脑瓜崩止了他准备喋喋不休的话头,"这丛昨天是南易浇的水,他笨手笨脚的浇多了,这两天不浇水就行。""

珑枫:"……"南易这个猪头!

南皓的话还没完。

昨夜里珑枫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儿,现在人是睡醒了,精神了,那就该一条一条算算了。

就从最没有前因后果那一条开始说起。

南皓:"晚上洗漱完回床/上的时候,是喝醉了?""

珑枫:"嗯嗯!""

南皓:"你喝酒了么?怎么会醉?""

珑枫:"……喝了。""

珑枫一张脸有些囧,当面拆穿多没面子啊。

"也不是,"珑枫犟道:"那个雪梨糕里添了酒的,我酒量不好,确实醉了。""

珑枫怕南皓还要继续追问,解释完就转移话题,"现在天气正好,我们去钓鱼吧。""

南皓一向宠溺珑枫,可以说珑枫的蛮不讲理、任性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南皓惯的,并且即使是珑枫长大了,南皓也乐意惯他,一如最初。

珑枫说要去钓鱼,那就去,至于昨晚那些滑稽有趣的事儿,就暂且不提。

正巧南易路过花园门口,珑枫就很不客气的指挥南易去取渔具了。

一般珑枫指使南易干活,南易都会免费赠送他一个无敌白眼。

翻白眼这个技能,珑枫就是从南易身上学会的,不过他通常都把白眼馈赠给了他哥。

翻白眼这种行为颇有些鼻孔朝天出气,讨厌对方的意思,并且很不礼貌。所以每次翻白眼,珑枫还要避这南皓甚至是身边除了姐姐珈涵和仕老二以外的所有大人,可谓是一个白眼是躲过了多少双眼睛才小心翼翼的,传递给对方。

这个时候,珑枫就很羡慕南易了,翻白眼翻的随心所欲,想恁谁就恁谁,看谁不顺眼就送谁一个。

昨天被老父亲教训的原因不只是不履行承诺,还因为翻白眼。

纸条的事情,珑枫已经强行狡辩过了,说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已经过期,无效了。

但是翻白眼是被抓了现行的,也是龙王后来动手的原因之一。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珑枫一心向着皓月宫,回家连一天都不能安生得待着。

老龙王生气,养大的孩子,泼出去的水,当初没养大时候就闹腾,现在翅膀硬了,想着要飞了。

老龙王苦口婆心劝了半天,要先立业后成家,珑枫拿出先人言堵他,伤了老龙王脸面,就差点被动手了。

不想挨打又不想听唠叨,珑枫就借机跑了,对龟爷宣称要离家出走,什么也没带,只身就跑皓月宫了。

去往池塘的路上,南皓问他离家出走的经过,有了刚才假装醉酒被拆穿的先例,珑枫就不添油加醋,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嘴上说着,心里其实还有些忐忑。

自己在南皓面前或主动表露或被动被发现那份心思,已经不是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