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说得多,南皓偶尔接一句,可谓是金口玉言。

今儿个不同,珑枫聊一句,南皓就接一句,偶尔还会再多说两句。

珑枫又从来没有和南皓有过这样,隔着墙壁互相看不见却又近在咫尺的相处模式,一时兴起,就说个没完没了。

聊聊修炼遇到的瓶颈儿,聊聊自己另辟蹊径的解决方法,再聊一聊自己用心学厨的经历,还没聊到虾米虾虎私下里教的那些东西时,就已经月上中天了。

今夜月光有些刺目,又亮地发烫,应是炎苍舅舅值班的原因。珑枫这澡从日暮洗到夜半,似乎还要继续洗下去。

珑枫聊得太兴奋,早已忘了自己身处何方,虽然南皓一直用术法替他保持水温,但是耐不住熊孩子太能闹挺。

龙尾在水里水面上到处翻飞,将浴池的水通通拿来洗了地,擦了墙。

等这会儿感觉到冷,反应过来时候,原本能够淹没肩膀的水深只能勉强遮掩下/身了。

珑枫收回龙尾,跳出/水面,原本想光着身子直接往床/上躺去,莫名被月光刺的全身发烫,发烫的人哆哆嗦嗦的打了个喷嚏,不甘不愿的披了件睡袍。

故意没拿南皓为自己准备的,珑枫挑了南皓的穿。南皓与珑枫身高相似,但是南皓身体较之珑枫明显的纤细不少。

因此,珑枫这睡袍一上身,就显得不伦不类,为了能够达到《耍流氓宝典》的效果,珑枫还特意将衣服往下扯了扯。

虾虎说,穿睡袍有个技巧,叫半露不露,单肩睡袍下垂,另一侧紧贴脖颈,这样会造成胸膛半/裸的撩人模样。

珑枫第一次亲身试验,尝试半天不得要领,反而用力过猛,但好歹也是达到了"半/裸"的要求。

他衣衫不整的传过墙上半隐不露的门,进了南皓的卧室。

卧室里摆放的东西不多,一张圆角八仙桌,桌上有一盘色香味齐佳的雪梨糕。这美味,珑枫只吃过一次,就是成/人宴上南皓送给自己的礼物。

听皓月宫那个叽叽喳喳的侍卫南易说,这糕点是南皓亲手做的,为此摘掉了皓月宫所有老梨树辛勤劳动的果实。

而今稀罕物第二次出现在眼前,看着就是刚才和自己一边聊天一边做的。

嘴馋如珑枫,看见吃的就将谈情说爱,流氓色/诱招数通通忘了,扑到桌前,抱着盘子挨个亲吻了一下,这才拿起一块尝了起来。

真是尝而不是吃,一小口一小口,半天没吃完一块。

南皓靠着床头半躺着,手里翻着一本书,时不时的和珑枫接一两句。

珑枫是食虫上脑,不知不觉间将闭关期间,虾米和虾虎交代的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通通吐了出去……

第15章 15 日常

雪梨糕里掺入了微量的梨花酿,一盘糕点下肚,正可谓是,酒足饭饱。

该睡了。

珑枫身上那件并不合身的衣服因为强行裸/露肩膀,变得更加浮夸,上半身的着装效果就好比一个大人不肯认老,强行套穿幼时的衣服上身一样。

珑枫吃完后,一边打哈欠一边漱了口。

洗漱完毕,回床/上休息的这段路上,珑枫眼睛半睁半眯,故作摇摇晃晃的步态走着。

虾米师父说这种状态叫做喝醉了,通常这种时候虾虎就会骂骂咧咧的伺候他脱衣、擦洗身子,第二日早晨起来,还会做醒酒汤给他喝。

珑枫身体力行的实践着闭关时候认真学习了的事情。

只不过,理论很美好,实践起来有难度。

在因为踩到了下摆而摔了两次后,珑枫终于肯正常走路了。

走到床边却发现,刚才南皓一直在看书,根本没有看他,所以并不知道他"喝醉"了。

珑枫:"……""

珑枫伸手推南皓,"你去里边睡。""

南皓没动,他也没提刚才珑枫说的那些事情,替珑枫把衣服正经的穿好,指了指客房的方向,"你如今都五百多岁了,不是胆小怕事的娃娃,去客房睡。""

珑枫不走,但也不敢不经南皓同意就往床/上爬去。

他弄了个椅子过来,闷不吭声地坐在椅子,一双眼睛瞪着南皓手里的书。

一边瞪一边打哈欠。

他是真的困了,昨天从招摇山赶回龙宫,没有歇息就跑去厨房做糕点,今天又起了大早做饭,本意是想讨好老龙王的。

不曾想居然被仕老二给搅局了,害他挨了骂。

之后气上心头,干了个离家出走的蠢事。本意是想把父母安顿好来找南皓玩儿两天,然后就回去帮父亲干活的,结果老龙王听了前半句就要动鞭子,害的他气冲冲的离家出走了。

刚成年时候,南皓还和他一起睡呢,现在怎么就不让了。

这和虾虎师父说的不一样啊,虾虎师父说小别胜新婚的!难道是自己走的太久了么。

珑枫瞪着眼睛在一旁胡思乱想一通,困得要死就是不去睡客房。

那客房自从珑枫四百岁的时候,南皓亲自动手收拾出来,说是客房但也只是珑枫一个人的专属客房。

珑枫还是很喜欢那间屋子的,如果那间屋子里能够再添一个南皓就更好了。

一个人看书页,一个人看书封,直到一个多时辰后,南皓翻看到了书尾。

南皓将书合上、放下,终于将目光转向了珑枫,示意今晚的"看书活动"到此为止,仿佛多年前的一场对话又要上演。

珑枫先开了口,他绝口不提自己想要爬上这张床,只是低低说着自己回家后的遭遇。

自动跳过了给炎苍贿赂糕点的事情,控诉起仕老二的无情来。

"我昨天晚上只睡了一个半时辰,很早就起床去厨房给父母准备好吃的菜,本来一切都挺好的。""

"都是仕老二突然冒出来,害我被父亲骂了不说,父亲还差点动手打我……吓得我就跑出来了,我现在都要无家可归了,你还不关心我。""

南皓面色柔和,常年不变的表情因着珑枫无理的"同床就等于关心"的歪理,出现了一些裂缝,自从珑枫出现在池塘后,南皓冷冽的面庞就开始被柔和入侵。

而今卓有成效,眼角沾上了笑意。

珑枫很清楚的感受了南皓的面色变化,借机得寸进尺。

"家里暂时回不去了,哥,你收留我吧。""

珑枫小算盘打得很响,这句话按照虾虎师父的话来说就是度蜜月了。正是新婚燕尔的情侣才会做的事,但是虾虎又说,感情好,天天都是蜜月。

南皓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动手拍了拍床榻内侧,示意珑枫上来睡。

珑枫本来还想纠结一下睡里侧还是睡外侧的问题,但是有介于刚才差点被南皓赶去客房,所以还是不纠结了,乖乖上了床躺好。

眼睛都已经闭上了,神魂几乎已经休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