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第一次见到南皓念叨到现在已经五百岁了,难道你还觉得他是在胡闹?"话音里满满的少女心,一点也不像是生了三个孩子的母亲,"我觉得他们挺般配的,南皓嫁给我儿子,一点也不吃亏。""

龙王:"……"谁嫁给谁还不一定呢,而且真的不吃亏吗?

珑枫在房间收拾东西,突然从窗外飘来一阵糕点的香味,是虾米大厨做的!

来的不是虾米,是龟爷,龟爷将糕点放在桌子上,"快过来吃吧,爷爷帮你收拾。""

"不要!"珑枫走过来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拉住龟爷的手,让龟爷也坐下。

把嘴里的糕点咽下去,又开口:"龟爷爷,我都这么大了,这种小事儿自己来就可以的。""

"根本就没长多大的小屁孩儿,"龟爷不认同,"哪次你要去皓月宫,去招摇山不是我给你收拾的行李,再说这一次要闭关还不一定得走多久,你自己又没收拾过。""

珑枫有些小伤心:"龟爷爷,你也觉得我没长大,是吧。""

龟爷一看不对,忙睁眼说瞎话,"你当然长大了,都比龟爷爷高那么一大截了。""

珑枫一向是个伤心不过三秒的性格,见龟爷慌慌张张的又是安慰又是哄的,那点小情绪就快速隐藏了起来。

给龟爷讲了个笑话,把人逗得乐呵呵的,送走了。

珑枫收拾完东西,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给南皓写信。

珑枫才成/人形,之前拿龙爪握笔用的是指尖,但是化成/人形后,手指很短小,拿指尖抓不住笔,试了几次都拿不好笔,索性又变回龙身,上半身趴在桌子上,艰难的拿爪子掐着笔,给南皓写信。

写了三张纸,写的是什么珑枫自己也不认识。

最后珑枫放弃了,一张纸上就写一个字,写了十几张,挑了其中两张最满意的,折叠起来交给了侍卫。

该交代的人都交代了,珑枫又去龙宫后厨,撒娇耍赖加上半威胁,让正要下班回家的虾米留下来给他做了两只烤鸡翅。

虾米做好烤翅后,两人一起往外走去,珑枫闻着香喷喷的鸡翅,想起在皓月宫和南皓一起吃食物的事情。南皓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食物的摆盘好看的话,他就能多吃一点,如果还是意想不到的美味,就会夸赞做饭的人心灵手巧,不多笑的脸上也会出现罕见的满足的笑容……

虾米是龙宫做的食物最好吃的大厨,珑枫动了念头,就想向虾米大厨请教请教。

这时,虾米正好看到了来等他下班的娘子,顾不得小王子还在一侧的礼节,向前蹦跳着拥抱娘子去了。

吃个鸡翅莫名被秀了一脸的珑枫:"……"好恩爱啊,虾米大厨有一个这样喜欢他爱他的娘子,会不会有什么追人宝典。

第二天清晨,珑枫走的时候将虾米大厨和虾米的娘子虾虎抓走了。

到了招摇山,珑枫每天白日里用功修炼,晚上请教被捉来的虾米大厨教他做饭。

虾米大厨在家时候就是妻奴,除了做饭还素爱绣花织衣、种草浇花,在知道珑枫是为了追求心上人后,立刻从怂包变成严师,要倾尽毕生所学将妻奴之道传授给珑枫。

挨了娘子虾虎一个爆栗后,消停地每日教教珑枫做饭、做糕点,偶尔逮到空闲,就教珑枫绣花织衣、种草浇花。虾虎教珑枫为夫之道,丈夫不听话,就让他跪海刺猬。

如此日复一日,珑枫在两种思想的夹击之下,迅速成长,说到为夫为妻之道,歪歪扭扭地能讲一大堆。

而另一头,南皓已经有二十年没看见珑枫了,两人第一次如此久不见面,南皓在生活中颇有些不习惯。睡觉时候不自觉喜欢拍被子,睡前看书会读出声。隔几天就叮嘱厨房多做些珑枫爱吃的小零食。

原本和南皓还算是友好的近邻及同事的太阳神炎苍,在经历了几轮熊孩子珈涵的摧残后,硬气的眉毛,乌黑顺长的头发全都不见了踪影。样貌的变化严重"污染"了南皓的眼睛,这般漫长的三十年岁月,南皓在面对外人特别是好不容易头发及肩的太阳神时候,南皓身上生人勿进、清清冷冷的气息是越来越重。

炎苍有些受不了,冒着及肩短发可能再次变成秃瓢的风险,带了一堆零食来找珈涵,问小珑枫什么时候能出来?

珈涵摇头晃脑,一边吃着零嘴,一边用半天蹦一个字的速度回道:"我…也…不…知…道…啊……应…该…快…了""

太阳神急得抓了抓短毛,"每日里换班时候,南皓一出现,我就感觉发毛,晚上都睡不好觉。"说着,大舅舅给珈涵展示了一下头发,"你看我这多少年了,才长这么长,都是被南皓害的。""

珈涵:"......""

珈涵的男朋友炽霍慢腾腾的走了过来,"那…也…是…长…出…来…了""

太阳神:"......""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虾米厨子的名字就叫虾米。。。

第12章 12 对付

炎苍就在每次交班时南皓的冷射线中又度过了两年。

又双叒叕一次实在受不了,炎苍抱着个酒坛子又来找仕月哭诉。

他的这三个宝贝外甥,珈涵自从有了蓝朋友就不来找他玩儿了,送上门让欺负都不理了,倒不是不搭理他,是上门抓不到人。闭门羹吃多了,炎苍就开始想还在闭关的小珑枫,可惜珑枫是十分干脆的从小就不黏糊这个舅舅,没良心的只黏糊南皓那个混蛋。

这么一番对比下来,真的乖巧有礼的仕月就被他想起来了,伸手拍着仕月的肩膀,"还是咱们仕月好啊……""

仕月非常无奈,熊姐姐找了蓝朋友,爱"打架"的弟弟也不在,本以为能自在放松悠闲几年,谁曾想还有个孤寡老人需要照顾。

喝醉酒的炎苍不撒酒疯,也不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他就是个满腹委屈的老头,坐在地上抱着一个早已空了的酒坛子,絮絮叨叨的对仕月痛斥另外两个没良心的孩子。

一个是仕月的姐姐,另一个是不把仕月当哥哥的弟弟,仕月自己也头疼啊。

但是只要仕月一动,炎苍就以一种非常委屈的声音控诉,控诉仕月也是没良心。

整的仕月颇为头疼,正发愁怎么"解决"这个老头子时候,珑枫回来了。

珑枫在闭关了三十年后终于回来了。

珑枫手里领着一盒糕点,美味几乎就是瞬间就席卷了炎苍的味觉。

珑枫回来的突然,美味来的也太突然,不过倒是让炎苍清醒了不少。

他勉强端起不剩多少的长辈架子,清咳一声,"小珑枫回来啦?""

珑枫将糕点放在桌子上,亲切地过去将坐在床脚台阶上,把端着的炎苍扶到椅子上坐下,"回来了,舅舅,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你快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