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冯荷的老父亲呢?""

张果老摇头拒绝剧透,珑枫不依,这样吊人胃口,又不是下午不捧场了。

张果老:"如果结局不好,你下午还来?""

珑枫坚决道:"那肯定不来。""

就见书生张连连摆手,"那不讲了,不讲,你这下午不来,茶楼得损失不少。""

珑枫:"……""

人们不是说书生张的下半场都是酣畅淋漓的快意精彩么,结局不好怎么快意?珑枫感觉有些委屈,感觉自己听了虚假宣传,这书生张根本名不符实,要不就是张老头假扮的。

话题到了这里似乎有些进行不下去,珑枫非常渴望提前知道结局,很想知道那些人之后的故事,特别是知道这是真实,而不是胡编乱造的故事之后。

当他将求助目光投向南皓时,南皓就顶着那张木瓜脸看向张果老,半威胁的施了个小术法,将桌上的酒隐藏了去。

张果老也只是起了逗逗小朋友的心思,玩笑几句。见珑枫当真了,又见南皓为了小朋友居然连威胁这套都用上了。

又想保住面子又想捡个台阶下,于是摆出说书时候那一言不尽、将说不说的架势,在珑枫催促的眼神中勉强说了一下冯寿这个伪男主的下场。

因为征兵时候的那场闹剧,冯家兄弟的父母知道了冯寿欺骗冯荷感情的事情,农家人朴素敦实,很是羞愧,没怎么想冯荷不是女孩子的事情,好好照顾起冯荷的老父,期盼着冯荷冯顺能够平安归来。

这个时候冯寿这个渣男又作妖了,死活不想父母和冯荷老父来往,还说自己一直以为冯荷是女的,是冯荷欺骗了自己的感情。

听到这儿,珑枫忍不住插嘴,"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南皓摸了摸/他的头发以做安抚。

珑枫住了嘴,安安静静的听着故事,偶尔嘴里巴咂一小块沾了酒的糕点。

冯家村的人到底不是瞎子和聋子,且冯荷是男子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村人甚至是冯寿的父母都很担心什么时候,就会被冯寿咬一口。

冯寿这个人在被孤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正好他觉得这样再好不过,不用留在这个小小的村子照顾两个老不死的。带着征兵时候没贿赂出去的钱财,打包了几件衣服,就走了。

珑枫吃着糕点,有些不满,这是什么结局,坏人怎么就活的这么潇洒,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心情不好,吃的就多,好在珑枫吃的慢,张果老卖关子卖到现在,珑枫堪堪才把桌子上全部糕点解决,顺带解决了一整壶酒。

南皓又给他点了几盘,按住他继续倒酒的手,"不能再喝了。""

张果老等着珑枫眼巴巴瞅着他问结局,结果在没反应过来时候,珑枫喝了他整整一壶酒,顿时肉疼的不行,赶忙将剩下的酒收回怀里,嘴上还要几分面子,"小孩子不能喝太多酒,影响身高,还影响智商。""

珑枫:"……"好嘛,谁让你讲个让人心情愤愤难平的故事。

不过还是要再长得高些,比南皓高了,南皓和他在一起时候就会更有安全感。

张果老大概是书生张扮的久了些,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讲一句埋十句伏笔,让听客们又爱又恨。

刚才应该是到了该停顿,让听客讨论的一步,只是被珑枫误以为结束了,听着还有后续,珑枫忙抛掉打张果老酒的主意,听起故事来。

冯寿曾经听村里的秀才讲过京都的繁华,就想着去京都住下,凭着自己手里的钱财,讨个美貌的老婆。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离开冯家村去京都必须要翻过一座山头。近年战乱纷飞,匪盗横行,冯寿翻山时候遇到的占山称霸的山匪,被劫了钱财不说,还被去了根强留在山上为山匪们做一些打扫卫生饲养马匹的事情,长时间受到的非人对待加上自身抑郁成疾,没两年就死了。

终于知道了一点点故事的后续,珑枫贪心,还想要听到更多,"那冯荷和冯顺呢?""

可巧,茶楼的小二来唤,"先生,下半场马上要开始了。""

珑枫扁了扁嘴,感觉头有点儿大,站起来扶住桌子,和南皓送了书生张出去。

等书生张一走,珑枫立马就趴在了桌子上,塞了两块儿糕点下肚。

南皓问他:"下半场要开始了,还听吗?""

珑枫没回答,反而顺着这话思绪都飘远了。

冯寿是死了,可是书生张还没有说冯家村的那些老人怎么样了,还有冯荷和冯顺……

之前那位拿着折扇的公子说了,这乱世战场里,死人紧紧只是一个数字,甚至一旦征兵册遗失,那他们就是连名字和身份都无法找回的孤魂。

珑枫越想越悲伤,甚至莫名的将自己代入了冯顺,他觉得自己和冯顺都是一样的,多少年如一日的陪伴在那个人身边,那个人却不知道。

是不是,是不是等有一天爱情正要萌芽了,南皓就是别人的人了……

之前喝的酒的后劲儿又都上来了,珑枫控制不住自己,越想越钻牛角尖,悲伤难抑。再加上因为酒精的作/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珑枫有些第一次感觉到自卑,自己这么差,南皓怎么会喜欢,他还是只当自己是小孩子吧~

但是即使是伤心至此,珑枫也没有自己缩到角落里去独自伤感,暴露出来的两只龙爪死死攀住南皓,又小心翼翼的掩藏了锋利的指甲。

这么些年,除了初次相见的百日宴上,南皓抱着自己说了句"我也喜欢你",这么些年……这么些年就再也没表白过了,还四处招惹烂桃花,闲来无事就嫌弃自己的婴儿肥。

会不会真有一天他会爱上一个长的更美的别人……

酒精上头的珑枫不管不顾的扑进南皓的怀里,伤心痛哭。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太容易为了一些事情伤感了,下半场的大团圆结局是看不了了。

南皓无奈,借着宽大的袍袖将珑枫的龙爪遮掩起来,抱着人离开了悦茶楼。

第10章 10 真相

冯顺冯荷的故事借着酒精戳进了珑枫深藏在内心的自卑,一朝冒头,戳的珑枫浑身都疼,借着酒劲儿稀里哗啦的哭,把小时候仅存不多的乖巧懂事都哭光了。

眼看客栈的房间都要被他洗淹了,南皓忍无可忍,将人抱起来,带回了皓月宫。

提前回来就意味着假期的提前结束,在值班表上签上名字的南皓轻声叹了口气,珑枫酒醒了还不得接着闷闷不乐么。

珑枫哭饱了,觉饿了,南皓将他放在床/上,龙爪将被子往身上一卷,睡了个昏天暗地。

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又饿醒了,眼睛还没睁开嘴巴里就喊上了南皓的名字。

南皓知道他醒来会饿,早早就洗好了两个大桃子,珑枫一边吃还在一边打着"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