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姑娘好看的嘴唇动了动,这回没反驳,她将目光投向了青绿长袍男子。

那男子果真是和姑娘一个战队的。

"之前说了,冯荷是因为幼时体弱多病,老父怕他夭折,所以一直当女儿来养的,但其实他是男儿。""

说到重点了,珑枫忍不住插了一句,"请问如果冯荷真的是女孩子的话,老父又不能上战场,他们家怎么出一个呀?""

折扇男子赶忙出风头,"这你就不懂了,老父老过七十才能避免被征的命运,七十老来稀嘛。老父去不了,冯荷即使是女的,也得去!""

珑枫:"征兵不是都要男孩子?""

"谁说的?"姑娘插嘴,"自古巾帼不让须眉,女子从不比男的差!""

青袍男子给珑枫解释,"姑娘家一旦逼不得已进了军队,按照规定是不能正面上战场的,基本上都是在后勤。""

"我猜测接下来应该是找到冯寿了,冯寿代替冯荷也有可能,给点儿铜钱就行,但是……""

姑娘抢过话头,"但是不可能!"说着还瞪了折扇男子一眼,然后有些害羞的对青袍公子说道:"公子真厉害~""

珑枫看看青袍公子,又看看姑娘,又歪向南皓,两只手玩耍起南皓的衣袖来。

这次停顿时间较短,毕竟停顿前剧情并没有进展多少。

几次停顿猜测,珑枫已经对书生张讲的故事痴迷了,他急切的等着书生张讲述。

书生张详细的讲了官兵的搜查,破开屋门,瞧见冯荷父亲头发全都白了,手里拿着一根柺杖,不用问官头儿,也知道冯荷父亲是服不了这个兵役的。

官头儿大量了一下冯荷,冯荷瘦高瘦高的,面色还算健康,在供养老父的同时自己还能不面黄肌瘦,必定是能吃苦的,官头儿就要点头将冯荷记录在册了。

"突然,奉命搜索的官差们从冯荷家屋后的茅厕里逮到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冯寿。""

官头儿放下笔,双眉向中间靠拢,皱起一个八字"你家还有一个人,怎么能瞒报?""

冯荷看着被推到在地的爱人,先前积蓄的勇气漏了一大半。

官头儿见冯荷不说话,就将视线转向抖抖索索的冯寿。

冯寿被捉出来,吓得眼泪是一把鼻涕也是一把,他快速爬到官头儿脚边。

嘴脸丑恶地指出了冯荷的真实性别。

"冯顺就站在队伍里,却没能阻止冯寿,心里很是痛苦,他暗暗发誓,进了军队,一定要努力建军功,照顾好冯荷,不让冯荷受罪。""

这一句很有神转折的功效,使得原本的俗套爱情瞬间换了男主角。

"被队伍村子中的小伙子们指出这是冯寿后,只见那冯寿一边将自己一直藏在树下的私房钱交了出来,一边继续和官头儿哭喊:‘大人,我家已经征了我弟了,这些钱都给你,都给你,求求大人,放过我,我给大人磕头了。'""

"官头也是奉命行/事,回头看了看站在队伍里沉稳的少年郎,又看看脚下不断嚎啕的茅厕男,一脚将他踹开了去。""

"啪!!"书生张讲到这儿,醒木一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午再说道!""

听客们:"……""

青袍男子摇头道:"书生张每次都是如此,吊人胃口。""

"非也,"折扇男子又插嘴,"上半场确实应该完了,甚至整个故事都讲完了。""

姑娘问道:"何以见得?""

珑枫拽着南皓的衣袖,示意等会儿再出去吃午饭,先听他们讨论剧情。

折扇男子将扇子合上,不断拍打着手心,"官头儿将人踹开了,自然是不待见冯寿,最后被征走的肯定是冯顺和冯荷。"说着还摇了摇头,"这既然都是男儿郎,基本上都是要上前线的,冯荷是当女孩子被老父养大的,冯顺又才十三岁,这一旦上了战场,只怕是凶多吉少咯。""

姑娘声音急了,"男主角才出来露了一下脸,就……""

冯寿不光明正大和冯荷在一起除了吊着玩儿,还是不想让村人将他视为异类。幸好冯顺不在意这个,他愿意认真的和冯荷在一起,可是两人还没感情互动呢,突然就说要上战场,要死了……

珑枫不能接受,他抽抽鼻子,双手捞住南皓的胳膊,哽咽地控诉故事里的冯寿,"这个男的太坏了。""

姑娘:"对!贱男人!渣男!不要脸!""

折扇公子、青袍公子:"……""

珑枫声音里有些哽咽,应声和道:"对,渣男~""

折扇公子、青袍公子:"……""

珑枫一边用手拍着珑枫的背安慰,一边带他出了听书厅,将人带进了和票一起预定的雅间。

雅间里,书生张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第9章 09 剧透

珑枫一见着书生张,愣了。

难怪南皓可以提前拿出票来,原来是认识……

可是南皓什么时候认识这样一个朋友的,自己都不知道,难道是因为其是凡人,而自己又总是宅在家里,所以不知道吗?

"南皓哥,你们认识?""

"呵呵呵,"书生张笑了起来,"当年你百日宴,老头我还去过,你居然不认识我了,真伤心。""

书生张还为了表示他真的很伤心,低垂着头摇了摇,又"呵呵"两声。

珑枫:"……""

南皓拉着珑枫坐下,"珑枫不小了,莫要逗耍。""

珑枫见书生张更是伤心欲绝,"是不小了,所以你开始护短咯~""

打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护着了……

珑枫:"……""

打趣一通,张老头神神秘秘的拿出两壶酒,打开一壶,酒香瞬间冒了出来。

"这可是我在酒乡收的好酒,就为了这次和你们见面,见月老那老家伙儿,我都没舍得拿出来。""

珑枫早晨刚开了酒戒,对这东西有些着迷,一时注意力跑到酒壶里面了,没仔细听书生张的话,只听到了这酒是请他们喝的这一点了。

珑枫想喝书生张的酒,却不识书生张其人,招呼不知道应该怎么打,手从桌子下偷偷探向南皓,还未碰到南皓的衣摆。

南皓就已经自觉地为他开口介绍了,"这是八仙之一张果老,通玄先生,你百日宴上和月老因为喝酒……""

"咳咳~"书生张干咳着打断,"在小孩子面前给我老人家留点面子。""

这么说起来,珑枫就想起这个老头是谁了。

懂事的问好,"通玄爷爷好。""

……

悦茶楼里陪茶吃的糕点,个个长相诱人,美味可口。

珑枫将酒浇到糕点上,吃的不亦乐乎。听着书生张和南皓聊天。

得知上午书生张讲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不过是用了化名,便急忙问他,"最后冯顺和冯荷平安回来没?冯寿这个渣男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