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今日有缘见到了,这酒你可是逃不出了,哈哈哈。""

青年也是很高兴的样子,"不瞒大哥,小弟这次就是回来娶妻的,老父母的朋友给搭的线,已经见过一面了。""

珑枫将嘴里的小笼包咽下去,又塞了一个进去,放慢了吃饭速度,只为了专心听旁座谈话。

原本只是因为络腮胡子长的太熊壮,和龙宫的虾米大厨长的很像,才关注的。

络腮胡子进门那句话让珑枫的注意力立马从面貌转移到对话。

可以娶妻的年纪……酒……

店小二很机灵,动作利索的将酒和小菜给那两位客人上上。

络腮胡子叫嚷,"拿壶装的?这都不够塞牙缝,换坛子装的来~""

换上以后,青年拿起酒坛给络腮胡子和自己各倒了一碗,然后他举起碗来,说了一堆乱七八糟,一昂头,一碗酒就入了腹。

那个络腮胡子的大哥,大笑两声,"就是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啊。"说着也将酒一口喝掉。

然后兄弟两个一边勾肩搭背的说着话,一边喝酒吃菜,看的珑枫胃口大开。

珑枫一口气吃掉三屉小笼包,伸手拿了一条鸡腿,招呼着店小二过来,"小二,将那二人喝的酒也给我来两坛,那些小菜也别落下。""

小二见面前这青年虽然长的高了些,但是脸面看上去实在是太过稚/嫩,看着脾气挺好。小二就大着胆子多说了两句:"客官,这酒是咱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后劲儿很足,您看您就一个人,这两坛下去容易误事儿啊。""

这家店里的小笼包是着实好吃,在店小二说话的时候,珑枫的嘴一直没停,根本没有空隙说话,就伸手摆了摆。

小二见客官的这个态度,也没敢再劝,转身下去准备酒水去了。

小二刚走,南皓就从楼上下来了。

珑枫吃鸡腿之余,眼尾余光瞧见了他,伸出油乎乎的手向他招了招。

南皓坐下后,高效率服务好的店小二,就将酒和下酒菜都送了上来。

南皓:"怎的突然想喝酒了?""

珑枫,笨手笨脚的要拆开缠绕着褶叶的绳子,准备学着青年的样子,豪气万丈的给南皓和自己满上。

一边准备拆一边不忘给南皓灌输自己成年,可以娶亲的事实,"我都成年了,这酒还是可以喝的,据说这是店家的镇店之宝,就要了两坛来尝尝。""

南皓拦下他,叫来店小二,将两坛酒换成一小壶。

"你初次喝酒,不应该是这么个喝法,换成酒杯,我就陪你喝。""

珑枫眼睛亮了亮,"行!""

酒是南皓倒的,给珑枫倒的,只到酒杯的一半。

珑枫不甚服气,将自己的酒杯和南皓的对调了一下,一手执杯,在原属于自己的现在是南皓的酒杯上碰了一下,仰头,将满杯酒灌进了肚子。

脸憋得通红,忍着没咳嗽和吐舌头,想着刚才青年和络腮胡子的做法,将酒杯倒置,恰好杯中残留了几滴。

经珑枫这个动作,酒滴延着杯壁滑进了珑枫的粥碗里。

南皓将珑枫手中的酒杯拿走,蹙眉道:"快喝口水。""

珑枫很听话,南皓话音一落,就端起只剩了碗底的粥喝了下去。

粥底汤少粥多,即使粥本身的味道能够压制酒味,但是混杂了酒液的粥底实在是……一言难尽……

珑枫忍了忍,没忍住,用宽大的袖子挡在一侧,不让旁桌的络腮胡子和青年看到,脸冲着南皓开始吐舌头。

南皓被他这样子逗乐了,到底没忍住笑意,笑出了声。

待珑枫缓过劲儿来,南皓问:"还喝么?""

珑枫有些犹豫,他没想到这玩意儿这么难喝。

可巧旁边那桌的络腮胡子在劝酒。

络腮胡子:"兄弟,你这酒量可不行啊,这就喝不动了?""

络腮胡子:"等到你和姑娘的婚宴,你若是这般不经喝,到时候进了洞房不得吓着人家姑娘。""

络腮胡子:"不是哥哥我说你,你要是在婚宴上喝醉了,还怎么和人家姑娘洞房啊?啊,哈哈哈""

青年:"……""

珑枫:"喝,怎么不喝?""

珑枫拿过酒壶,给自己填满,见南皓的酒还没喝,"南皓哥,怎么不喝?""

南皓动作优雅的拿起酒杯,以比品茶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慢慢饮酒。

珑枫见状,也不像之前那般一口干了,一口一口细细抿着。

这般细品,珑枫感觉味道和先前有很大不同,愉快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壶酒喝完,珑枫脸就变得红扑扑的,扒拉了一下桌子,"小二……再啦一壶……""

南皓:"……今天不是要去听书?还喝?""

……

珑枫反应迟钝地继续扒拉了一会儿桌子,猛地跳了起来,"去,现在就去。""

珑枫站起来就想往客栈外奔去,被凳子绊了一下脚,好在南皓及时扶住了他。

珑枫摸/摸鼻子,和南皓并肩走出客栈。

第7章 07 听书

京都最是豪华的地段,有一座茶楼,名为悦茶楼。

悦茶楼养了一批说书先生,每隔三日会在二楼听书厅邀请一位先生说书。

说书张是悦茶楼听书厅最受欢迎的先生。

但是先生长时间在外游历,只每年回来说一次。

先生不说大丈夫小女子,更不说狐仙书生,讲的都是些并不常见的故事,故事往往会有一个神奇而又正常的转折,上半场哭街骂娘,下半场大笑畅快。因此每逢先生的场子,必定场场爆满,至少需要提前半个月预约,才能拿到票。

珑枫苦着一张脸站在悦茶楼前,很幸运居然能撞见说书张一年一次的场子,不幸的是,假期都是前天才定下的,更别提可以提前订票了。

来了茶楼,却没有票,进不去听书厅,珑枫有些不甘心。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乞丐,以与他外在严重不符的灵利,鬼鬼祟祟的走进珑枫,"大人,要说书张的门票吗?""

说着从怀里掏了掏,露出一张门票的一个角来,"小的这里刚好有一张。""

南皓瞧见珑枫眼睛都亮了,眼睛动了动,说什么自己成年了,是大人了,这么低劣的伎俩也能被糊弄住。

南皓:"这里有两个人,你只有一张票。""

老乞丐又伸出白净的手在怀里掏了掏,"刚才是小的数错了,小的这里刚好有两张。"说完,露着的一个角就变成了两个角。

珑枫:"……""

珑枫扭头看看南皓,伸手揪了揪南皓的袖子。

小时候便是这样,犯错了或者求助时候,个子矮没什么存在感,就伸手揪南皓袖子、长袍,甚至腰带,现在依旧如此。

南皓没看那"乞丐"一眼,从袍袖里拿出两张票,将票塞给揪他的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