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迎面第一家韵风独院,一位风韵犹存的老鸨,在门口八面玲珑的迎客,不会差下哪个,见着两个清秀男子走了过来,忙热情招呼。

珑枫就要拉着南皓进了这青楼看看,南皓脚步顿了顿,没走。

近处另一家是个艺楼,门牌上都标明了卖艺不卖/身。

且门饰要清幽雅静几许,南皓便询问珑枫,道:"那家如何?""

珑枫自是喜欢听从南皓的意见,最主要的原因是,南皓极少提意见或者要求,都是珑枫胡乱出主意。

一旦南皓提了什么,珑枫必定是举四爪赞同,并狂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两人进了隔壁艺楼,刚在门口热情招呼的老鸨不气反笑,因为无所谓,毕竟隔壁,包括隔壁的隔壁,都是她开的。

这里还不到休息和睡觉时间,姑娘们在台上跳着看起来飘飘若仙的舞蹈,珑枫双手托着头,头在掌心一点一点的,显然姑娘们的舞蹈并没能让珑枫打起精神来。

珑枫个人觉得拉着南皓来看跳舞,并不能起到证明自己的作/用,而舞蹈又没有嫦娥姐姐跳得好看。

"砰——""

珑枫挨了一个脑瓜崩,瞬间清醒了。

就见南皓睨着他,"要睡就回去睡?""

"不要!"珑枫一百个不愿意再回去睡觉,但是看歌舞实在无趣了些。

正好大茶壶行到近侧,为坐在大堂的客人们添酒。

珑枫就开口询问:"请问除了姐姐们的舞蹈,还有其她的节目吗?""

大茶壶是个猥琐的,还是拐着弯的猥琐,听了客人的抱怨,立马猥琐的呲着一嘴黄牙笑了,"客人不想看这个,那我引您看些别的……""

说着还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瞧见珑枫眼睛眨了眨,以为他是感兴趣了,就低头凑到珑枫耳边要细细说一下别个让人感兴趣的节目。

南皓坐在桌子另一侧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大茶壶没注意到,指指点点的要给珑枫说一些肉质四溅的胡言。

但是珑枫注意到了,一把推开恶心巴拉的大茶壶,站起来将屁/股挪到南皓旁边。

南皓低声对珑枫说道:"既然你觉得这个不好看,那我们走吧。""

珑枫点头表示同意,紧紧跟在南皓身侧出门。

在门口看到一位长得甚是好看的女子向里面走来,珑枫感觉这位女子有些熟悉,不是样貌上的熟悉,是气味,感觉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人。

那位女子也看到了珑枫和南皓,肩膀缩了缩,轻/盈妩媚的姿态霎时间消散,慌慌张张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

艺楼的门比起客栈的门宽了不少,即使她不让,三个人也能同时通过这道门。但是对方已经让了,珑枫就点头道谢。

珑枫追上已经站在道路上的南皓。

"既然不想看,就别在里面睡觉,"略微停顿了一下,南皓又补了一句,"让人家辛苦跳舞的姑娘看到不好。""

珑枫点点头,抬头看见艺楼隔壁是一家"[尚]南风馆",有些好奇,精神了一些。

珑枫指着那处,"那家馆的名字更是雅致,我们去那家坐坐吧。""

珑枫这五百多年来,看着活蹦乱跳,其实特别宅,基本上就是龙宫——皓月宫——招摇山三/点一线,对于人间的认识基本上也就停留在,人间有诸如小笼包一类的好吃食物的认知阶段。

南皓也看到了艺楼隔壁的招牌,眼睛闪了闪,确认道:"确定要去?""

"要的。"珑枫脸上添了一丝严肃,听名字有些像之前做功课时,查到了茶楼名称,本以为这么晚了,应该没有茶楼开门了,不曾想还有一家,进去可以偷偷向老板请教一下茶技,再买几包人间的好茶,回去后给以南皓泡茶喝。

顺便,还可以讨好一下父王,求亲成功后,就让父王带着聘礼去找天帝叔叔。

作者有话要说:

【大茶壶】因为文中有龙宫老管家龟爷爷的形象了,所以我换了青楼里龟公的称呼。查过资料,大茶壶也是青楼里干杂役的小二的别称。

第5章 05 睡觉

珑枫想着后续的安排,婴儿肥还没掉下去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对未来一起生活的幸福向往。

他拉住南皓的手,向前走去。

进去后,大厅的客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喝得也都是茶水。

有两位公子在中间的高台上抚琴吹笛,演奏的曲子是《杨柳亭》的后半段,是两位友人久别重逢,喜极之作。

曲子流传颇广,珑枫曾经听嫦娥姐姐弹过一次,自己也练过不少次,印象深刻。

所以因着这曲,珑枫对这家"茶楼"的好感增添不少。

有小二过来请他们,"两位是去二楼雅间,还是?""

珑枫颇为喜欢这首曲子,他觉得曲中表达的不仅仅有久别重逢之感,隐隐还有些别的,问了南皓的意见,便留在大厅。

待他们坐下后,又有一清秀男子将刚沏好的茶水和摆盘极其漂亮的糕点放置到桌上。

珑枫嗅了一下,是龙井。

因为南皓性喜茶,珑枫花在茶资料、茶技上的时间比在招摇山修炼的时间都要多,一有机会就要在南皓面前卖弄一番。

先前成/人宴大厅亲手煮的茶没能得到南皓的夸奖,珑枫不死心。

现在大有摆出彻夜长谈龙井的架势,又被南皓赏赐了一个脑瓜崩儿。

南皓:"听曲儿就好好听曲儿,不要影响人家。""

珑枫声音很轻,隔了一桌就听不到,知是南皓打趣自己,但也是停了嘴巴认真听曲。

此时笛声有一个短暂的停顿,琴声一扬,又和了起来。

南皓曾经给珑枫讲过这个曲子背后的故事,是一个书生和将军的故事,两家人是世交,少年书生和少年将军是从小混在一起长大的。

两人十岁那年,少年将军的父亲被人诬陷叛国,虽然皇帝是个明理的,但是也挨不住人证物证俱全。

十一岁那年,将军举家被流放北疆,书生去送的时候作了《杨柳亭》的上半曲,少年的曲谱虽然稚/嫩却感情真挚。

此后的十五年间,《杨柳亭》离别一曲名扬天下。

这十五年间,被流放的少年郎凭借自己的能力,多次平定北疆之乱,和书生暗中调查,终于让当年所谓叛乱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分别的第十六个年头,将军得诏入京,书生在当年送别之地等候。

十六年离别,一朝相聚,喜极,将《杨柳亭》下半曲补全。

故人相逢,冤屈洗刷,十几年的书信往来和成长,下曲融入的情感比上曲更丰,因此下曲的流传比上曲更为广泛,曲子经久不衰,多有文人墨客为其填词。

顺着曲子的走向,珑枫将故事又回忆了一遍,重逢之喜总让他感觉哪里不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