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力气,珑枫轻/喘着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他是睡在客栈,身下的床特别大,南皓就睡在他身侧。

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放在腰侧,侧躺在珑枫旁边,睡得毫无防备。

珑枫将脑袋扭正,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那个答应自己求婚的人绝对不是南皓,可是他为什么会和南皓长的一模一样?

珑枫思来想去,难不成是狐狸精?

往日里,珑枫留宿在皓月宫的时候,总是缠着南皓给他讲睡前故事,书都是珑枫从南皓的书房里随意选的,由南皓读着哄他入睡。

曾经有一次,南皓读到了狐狸精为了修炼迷惑过往书生的故事。

这个猜测仅在珑枫脑海停留了片刻,就被珑枫否定。

狐狸精迷惑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可是珑枫不是。珑枫不仅不是柔弱书生,本身还具有修炼了五百年的法力,如何能够看不穿一只狐狸的媚/术。

再言,南皓还在近旁,如何能够让一只狐狸迷惑了自己的心智。

再想,又没有更好、更合理的猜测,珑枫想不明白,便不再想了。

现在南皓就在身旁熟睡,两人同处一个房间同一张床,甚至盖着同一床被子,这样的亲近已经有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自从珑枫四百岁以后,去皓月宫玩儿,都会被迫留宿客房,许久都不曾进过南皓的卧室了。

如今这般亲近的待在一张床上,即使南皓只是睡着,不读故事,不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轻易抚平珑枫因为想不出答案,而有些小忧伤的情绪。

因此,珑枫只是小小的懊悔了一下,自己没有防备,求亲求错了人。

但是如果这样就可以让南皓躺在他旁边睡觉,他觉得他可以愉快地在自家的小花园狂奔三十圈。

说到小花园,珑枫记得幼时第一次见到南皓,就是在小花园,那个人长得美若天仙,半躺在在长亭的摇椅里,却不显得慵懒,仿佛人眼前有一层朦朦胧胧的纱,让十分的美变成十二分。

这个美得惊天动地的男人在年仅百天的珑枫心里扎了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他觉得这个男人是这九州四海里最好看的,在他能够记注并分清身边人的时候,在他刚学会走路时候就出现在身旁,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只是这个爱人不嫁给未成年。

珑枫五十岁第一次听过父母的故事后,就兴匆匆的跑去向南皓求过一次亲。

被南皓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就是珑枫还是个小毛孩子,未成年。

现在自己成年了,终于可以把这个老婆娶回来了,一会儿等南皓醒了,得想办法提醒他一下自己成年了,可以负责任了,他可以和自己谈恋爱了,然后南皓就可以嫁给自己天天秀恩爱了。

越想越是愉快,珑枫睡不着,将和南皓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一遍,然后……嘴巴突然就扁了……

第4章 04 证明

珑枫睡在里侧,南皓侧躺在珑枫一侧,挨着床边,一只手撑着头颅,那模样就像是在哄半夜惊醒的小孩子一样。

珑枫想起小时候在皓月宫玩耍,南皓哄他睡觉也是这个姿势,没有丝毫不一样。

这是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

珑枫扁着嘴巴扭了扭身子。把自己和身旁的人挨得更近,挨得更紧。

许是他扭动的动作,惊扰了南皓的休息。

珑枫就看见睡梦中的南皓将搭在腰侧的手伸出,摆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上下拍了拍,拍了几下后,顺着衣摆伸进衣服里盖在他肚子上不动了。

珑枫睁着眼睛看完南皓这一系列动作,呆了呆,嘴角的弧度都下弯了。

果然!

珑枫小时候很胖,就是一个肉/球,睡觉不老实又爱打滚,玩累了在皓月宫休息的时候,南皓总是特别体贴,担心他着凉,两人午休时候总是将手盖在珑枫肚子上,一是压着他不让他动,二是给他捂着肚子,以防着凉……

可是,可是我已经成年了啊!

珑枫盯着衣服里的那只手,怨念地长出一口气,翻过身背对着南皓,眯着眼独自生闷气去了。

珑枫一翻身,南皓的手就随着他的转身,自然的拂落在了他地鲜嫩的屁/股上,手掌心的柔软和温度让珑枫很舒服,轻轻扭动了一下,蹭了蹭,不生气了。

本是眯着眼睛假睡又变成了真睡。

夜半时分,客栈外的道路上传来打更人打更的声音。

珑枫睁开困顿的眼睛,伸手揉揉,然后就本能般的开始寻找南皓的身影。

南皓依然还在旁侧,只是由躺资变成了坐姿,手里捧了一本书在看,看样子是早已醒了。

见珑枫还在伸手揉眼睛,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很显然是没睡醒。

于是开口说道:"还睡不?""

珑枫想到第一天假期就这么被迷惑了一半儿,又睡过去一半儿,声音里不自觉带上了怨念:"我不,我想出去玩儿。""

南皓:"去哪儿?""

虽然夜已经过半,没什么可去的耍处,但是南皓总是这般宠溺珑枫,珑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南皓不会拒绝,一直陪着他。

只在他吃亏或者做的太过时候提点几句或者帮一点忙。

在皓月宫当值的侍卫南易,经常感慨,南皓上仙对珑枫的宠溺比之龙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珑枫听到他不由分说的同意,却觉得陪着自己的可能不是媳妇儿,是又一个家长。

成年,可以负责任,要娶妻,这些又一次浮现在珑枫脑海,使得珑枫迫切的想要提醒或者向南皓证明,自己已经成年了。

成年了,就要做一些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借以提醒南皓。

但是珑枫下界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有些想念曾经吃过的小笼包。

所以珑枫想了想,"还有夜市吧,我一天没吃东西了。"说着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尽管身为仙人,珑枫并不会感觉到饥饿,但是他太馋人间的食物了,不吃没事,但是吃多了就会肚子难受,所以珑枫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吃饭的机会。

南皓面对珑枫时,是一个万年好脾气,若是将这好脾气分十万分之一给太阳神炎苍,炎苍估计得感动地哭出来。

南皓这人在珑枫身侧时,不是画上的冰冷美人,身上的清冷气息仿佛被什么东西遮掩了,变得暖融融的,即使话依旧不多。

再晚的夜市,这个时间也都关了,唯一一处灯火通亮,热闹异常的地方是——青楼一条街。

此处算是将京都各种特色的青楼、南风馆、艺楼汇聚在一处,各家明争暗夺,倒也生意斐然。

珑枫装着自己的大人架子,将胳膊搭在南皓肩上,强烈要求要去看看。

南皓就当是哄孩子,也就随他去。